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东北大豆解决方案:核心产品+重构体系+再造龙头
作者:店场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20  更新时间:2015-10-21 15:13:53  文章录入:张东波  责任编辑:张东波

东北大豆解决方案:核心产品+重构体系+再造龙头

 

在社区宅豆坊用冰鲜豆浆块即吃即做新鲜豆腐(1

 

我国东北大豆产业在新常态下面临着新挑战,需要通过创新驱动突围解困找出路。需要通过创新颠覆既定的国际分工竞争格局,需要通过破坏性创新颠覆原有的豆油豆粕产品结构。需要在产品层面进行颠覆性创新,需要在产业组织体系层面进行体系化创新,需要沿着智能化方向对豆制品生产方式进行创新,需要进行品牌创新,需要进行渠道创新,需要对产业组织体系进行重构,需要对大豆产业化龙头进行再造。

 

大豆产业的处境是我国农业加入WTO之后的一个缩影,具有标杆性意义。大豆产业的软肋就是我国农业的软肋,大豆产业的瓶颈就是我国农业的瓶颈,解决大豆出路问题具有代表性意义。我国大豆产业突围解困的突破口在哪里?笔者认为,关键点要选择在大豆产业组织体系重构上;重中之重是再造服务业平台化新龙头,让中国大豆产业发展实现服务业引领。

 

重构中国大豆产业体系是系统工程。首先需要创意设计核心产品,核心产品要拥有广阔国内市场需求来进行支持。核心产品与国际化大豆终端产品要有显著差异化。还要围绕核心产品进行体系重构,形成端到端产销连接闭环体系,以便与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大豆产业体系形成有效区隔。笔者提出的这个核心产品就是冰鲜豆浆块,其终端产品是中国特色豆腐豆浆等豆制品。我国主导的这一核心产品与跨国公司的大豆油、大豆粕终端产品实现了差异化市场区隔。

 

1、产业组织体系缺失是国产大豆的软肋

 

我国大豆产业的软肋是产业组织体系缺失。提高东北大豆产业竞争力,需要从产业组织体系入手,构建拥有产销对接闭环的大豆产业体系。解决我国大豆问题仅靠目标价格政策是孤军深入,构建中国特色大豆产业体系才是万全之策。以冰鲜豆浆块为核心产品构建大豆产业体系,是一个拥有护城河形成产业链闭环的产业体系。是一个大豆突围解困的体系化解决方案。

 

以冰鲜豆浆块产品为核心形成产销闭环,使中国大豆产业实现种养加销虚拟一体化,实现了一二三产业跨界融合。冰鲜豆浆块是在东北大豆产区加工制造的,是由农户或农合社用自产大豆做原料加工制造的。“非转基因大豆种植”与“冰鲜豆浆块加工”由一个主体承担,这个种植加工一体化主体就是农户或农合社。这样就通过体系化方式把国外进口大豆区隔在体系之外了。

 

进口大豆产品形式是大豆油和大豆粕。进口大豆需要漂洋过海进入中国市场,需要经过上岸到港落地环节,需要经过油脂厂加工转化环节,有较高的加工交易成本。以冰鲜豆浆块为主体产品的国产大豆与进口大豆终端产品形式不同;以冰鲜豆浆块为主体产品的国产大豆与进口大豆产业链生态圈成员不同;以冰鲜豆浆块为主体产品的国产大豆与进口大豆产业链运营方式不同,在多个维度上与进口大豆建立了差异化区隔。

 

由于以冰鲜豆浆块为主体产品国产大豆与进口大豆建立了体系区隔,如同铁路与公路一样,能够各走各的路径轨道,实现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做到了井水不犯河水。通过构建有区隔的产业体系,国产大豆就可以摆脱进口大豆体系布局。进口大豆无法用转基因大豆以假乱真浑水摸鱼。国产大豆就可以免受进口大豆冲击困扰。这时候政府就能够解套撒开手,让国内市场需求因素对大豆发挥调节作用。

 

2. 把国内大豆食品需求资源整合到产业体系之中

 

由于原料型进口农产品价格便宜能够降低厂家的生产成本,能够增加商家的经营利润,所以受到国内厂家商家的追捧。面对进口农产品的低价冲击,实行闭关锁国政策不可能了,采取高关税保护政策不好使了,需要重构大豆产业体系作为护城河防空洞。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国是全球大豆的原产国,是世界上传统大豆食品的发源地。豆腐食品在我国日常膳食中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在我国是一个高频刚需食品,具有广阔的市场空间,这是我国大豆依靠国内需求突围解困的突破口。

 

国内豆制品消费资源是我国独具的稀缺资源,这是我国大豆产业冲出重围的一张硬牌,是需要深度挖掘充分利用的最大中国特色资源。因此,需要把国内大豆食品市场需求资源整合到大豆产业体系之中。

 

3、用冰鲜豆浆块做武器夺回山头领地

 

冰鲜豆浆块是一个拥有自己独立市场空间的创新产品,是一个面向消费市场终端的工业化产品,是一个拥有护城河隔离墙的闭环产品,是一个拥有中国饮食文化支持的特色产品。东北地区种植大豆农户在秋季大豆收获之后,在东北大豆原产地加工厂将原料大豆进行浸泡,机械磨浆。在严寒冬季利用天然大冷库进行生产冰鲜豆浆块,这是一种绿色低碳生产方式,也是一种低成本制造方式。

 

店场网平台是新龙头,将磨浆除渣工序放在产地工厂里,制作成冰鲜豆浆块供会员店使用。“东北野豆坊”以东北地区野大豆为原料,在大豆产地工厂进行浸泡、磨浆、过滤浓缩,制作成‘冰鲜豆浆块’。然后经冷链运输配送到<东北野豆坊>终端店。在会员店内,只要将‘冰鲜豆浆块’缓化加热,就成了野大豆浆;放入卤水即成为野大豆腐脑;经过模具压制成型工序,就可以成为现场制作的新鲜的野大豆腐。

 

中国消费者吃豆腐追求新鲜,最好是现场制作现吃现做。“东北野豆坊”实行现场制作现吃现做,使得野豆坊的生产过程得到简化,大大减轻了<东北野豆坊>会员店内的工作量,保证豆腐产品的新鲜度。这种刚出锅的新鲜豆腐,在解决卫生品质保证的同时,也提供了独特新鲜口感体验。

 

4、豆农将不再担心大豆发霉变质,不会急于低价出售大豆

 

冰鲜豆浆块是一个工业化产品,采取冷冻冰鲜产品形式,产品保质期长,保质保鲜效果好。这时候,豆农就由原来卖原料大豆改为卖冰鲜豆浆块工业化产品。农民不再担心春季下雨大豆发霉变质了,不必急于出手低价出售。冰鲜豆浆块能够顺利融入现代工业化冷链物流之中。冰鲜豆浆块还能够融入城市商业体系之中,对接储存在城市商业冷库之中,保存在城市商业超市冰柜之中。融入到社区宅豆坊冰柜里,保存在消费者的家庭冰箱之中。

 

现在我国大豆产业各环节是单打独斗的,农工商产加销是分离脱节的,不是一体化运营的。由种植大豆的农户利用自产大豆生产“冰鲜豆浆块”,由原来卖原料大豆改为卖冰鲜豆浆块工业化产品,产品加工增值空间预留给农民。现在种植大豆的农户就不是将大豆当做原料销售了,而是销售附加值更高的冰鲜豆浆块工业产品。这样,就弯道超车绕开了收购大豆的粮贩子、储存大豆的国有粮库等中间环节,也甩开了油脂加工厂、饲料加工厂环节。这个大豆产体系能够最大程度保护豆农的利益。

 

5.采取体系化方式把进口大豆区隔在体系之外

 

豆腐是市场上大量存在的传统产品。由于没有对市场资源进行整合,市场资源是碎片化,是分散化的,产品没有品牌标识。生产加工豆腐的工厂作坊,原料大豆可以使用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也可以选择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因为消费者用肉眼是无法分辨的,从口味上也不能区分辨别。

 

现在市场上那些号称以东北大豆为原料制作豆浆、豆腐、豆花等豆制品,其实绝大部分是进口大豆。因为进口大豆价格便宜,成本低效益高。把进口转基因大豆说成非转基因大豆,消费者吃不出差别来,监管部门也鉴别不出来。

 

由于进口大豆价格低,那些分散化的本地化的豆腐加工厂,绝大多数会选择使用进口大豆做原料。因为进口大豆价格便宜,能够降低豆制品生产成本,能够增加生产厂家的利润和市场竞争力,这样就对价格较高的国产大豆造成市场挤出效应。

 

冰鲜豆浆块是在东北大豆产区加工制造的,是由农户或农合社用自产大豆做原料加工制造的。“非转基因大豆种植”与“冰鲜豆浆块加工”由一个主体承担,这个种植加工一体化主体就是农户或农合社。这样就通过体系化方式把国外进口大豆区隔在体系之外了。

 

6.大豆产业组织体系是护城河,是战略导弹防御系统

 

我国对大豆突围解困的思路都局限在价格层面。农民围绕价格打主意,政府也围绕价格兜圈子。对大豆采取托市收购政策是玩价格,各种大豆补贴也是玩价格游戏,新推出的目标价格政策也是玩价格。大豆产业链各环节都围绕政府的价格补贴政策团团转,跨国公司也围绕价格同中国政府进行博弈。在价格上水落船低水涨船高,定价总比你低至少几百元钱,任何时候都不会为你扛价。

 

那么不玩价格玩什么?市场经济不就是赚钱盈利吗?没那么简单,市场经济不就是做买卖。市场经济是有组织有体系的。拥有组织体系形成产销对接闭环,才能够拥有定价权,才能够实现盈利。跨国粮商是拥有产业组织体系的,是产加销农工商一体化运作的。我国大豆产业各环节是单打独斗的,农工商产加销是分离脱节的,不是一体化运营的。所以手中没有定价权,在没有定价权的情况下玩价格,结果只能是给人家扛价,让人家走货占领市场,我们自己的产品成为库存。

 

我国大豆在产业组织体系缺失的状态下,处于亏损状态的大豆压榨企业更愿意选择价格更低的进口大豆做原料,饲料加工厂也会选择价格更低的进口大豆粕做原料。那些号称以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为原料制作豆腐制品企业,其实大部分是进口大豆。因为进口大豆价格便宜,成本低效益高。把进口转基因大豆说成非转基因大豆,消费者吃不出差别来,监管部门也鉴别不出来。在没有产业体系保护屏障的情况下,我国豆油豆粕产业地盘丢掉了,豆制品产品地盘也失守了。

 

大豆产业体系是立体型的,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在军事领域,古代就是万里长城,就是护城河、炮楼。在现代就是战略导弹防御系统。在商业领域,美国强调知识产权保护是为了保护自己开创的互联网产业。伊斯兰强调清真食品标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饭碗不被别人抢走。

 

我国拥有巨大的内需市场资源,这是最重要的中国独具的特色资源。国内市场需求资源是现代农业体系中的核心要素,缺少了需求资源角色支持,就无法形成产销闭环,就不能够称其为产业体系。我国农业产销要素齐全能够成龙配套自成体系,将国内需求资源纳入到大豆产业体系当中,构建产销一体化的中国特色大豆产业体系。

 

7、转基因大豆VS非转基因大豆

 

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实际上是概念之争,是口水战。说转基因大豆有毒没有科学依据。中国大豆的地盘是豆腐类食品,大豆产品之争归根结底是品牌概念之争。

 

转基因与非转基因只是一个标签资源,用于做品牌标识物,是非价格竞争因素。从市场竞争商业利益角度说,非转基因这个概念是必须要争夺的。

 

跨国公司产品形式是大豆油和大豆粕。中国特色大豆产品形式定位在豆腐类食品。用中国饮食文化做支持当做食用豆品牌内涵。为保护国产大豆食材资源,非转基因大豆这张牌需要当做主牌来打。

 

由于非转基因是国产大豆的品牌标签,扔掉这张牌国产大豆就没有差异化区隔了,就无法树立自己的品牌特征了。这枚非转基因标签,也是国产大豆的护城河,同样是民族产业的商业利益问题,含糊了是要吃亏的。

 

8、社区宅豆坊与工厂化豆腐生产线有何不同?

 

工厂化豆腐生产线方式,小包装低温盒装豆腐,这种工业化豆腐产品形式和生产方式,优点是可以实行规模化标准化同质化生产,能够保证产品卫生质量。缺点是不能个性化生产,不如现场制作的宅豆坊豆腐口感新鲜。“社区宅豆坊”实行现场制作现吃现做,在解决卫生品质保证的同时,也提供了独特新鲜口感体验。

 

冰鲜豆浆块是标准化的工业产品。在东北产地工厂将原料大豆进行浸泡,机械磨浆,集中除渣作成‘冰鲜豆浆块’。采取冷链方式供应<社区宅豆坊>终端店使用。这样使得宅豆坊的生产过程得到简化,大大减轻了<社区宅豆坊>店内的工作量。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小批量多批次生产,可以采取现吃现做方式生产,保证宅豆坊豆腐产品的新鲜度。

 

9. 用天然冷源生产冰鲜豆浆块

 

在冬季三九严寒的时候,利用天然大冷库生产加工冰鲜豆浆块。东北地区冬季是一个天然大冷库,在大豆产地利用这种天然冷源生产冰鲜豆浆块。比使用电力制冷生产制造冰鲜豆浆块成本低得多。这是一种绿色低碳生产方式,也是一种低成本制造方式.

 

冰鲜豆浆块生产车间与产品储存冷库实行智能化管理,冷库里设置温度传感器,与总部操作平台网上连线。网络平台知道库内户外温度,自动启动制冷机器工作或者停机。在户外温度较低时,利用户外冷源送冷。在户外温度高无冷源可用时,就启动机器制冷送冷。

餐馆O2O会员店共享菜盒子目录: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